cba四川队赛程 > 玄幻小說 > 九界空 > 卷01丨一歌天下黑 0069丨好酒來了有高手
    生命自由學院內,一行十余人,進入了“生命之園”的第三站,這一站名叫“因樂而生”。他們此時每人相隔十余米,光腳站在一大片七彩海灘之上。一百米之外是大海,風輕浪平,海天一色。

    空中飄著若有若無的音樂。

    音樂很美,很神圣,但又放人獲得全身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白院長道:“這一站‘因樂而生’,本來應該由喬嫡老師來演示的,可惜他重病在床,只能是由我來代替了。現在,你們每個人都踩在七彩沙灘上,閉眼瞑想,想一樣東西,想得越細越好。直到音樂停了,你們再睜開眼?!?br/>
    隨即,二十余人都進入了閉目暝想狀態。然后,無數的七彩之沙曼妙地飛到空中,沙沙作響;不遠處的海浪開始翻涌,再加上海風的聲音,這幾種聲音形成了很多種奇妙的音樂,而每個人聽到的都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李群聽到的是一首《冬雨》,這首歌一直唱了四遍半的時候,音樂聲才消失。當他緩緩睜開眼,發現他面前懸浮不動的,卻是一柄“沙傘”,駭人的是,這一把“沙傘”,居然是由腳下所踩的七彩之沙飛舞到空中凝聚而形成的。更可怕的是,遠處一道極細的海水飛來,輕輕落在“沙傘”之上。海水居然如油漆一般,輕輕地無聲地滲過那柄“沙傘”的表面。然后,水份快速蒸發,那把“沙傘”居然變成了一把真的雨傘。

    李群不敢置信,伸手一碰,這柄雨傘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黑瑯聽到的是一首《痛并快樂著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支火把。

    黑無瑕,聽到的是一首《流淚手心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玉瓶。

    大光頭,聽到的是一首《稻香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支竹筒。

    太光的朋友魅姐,聽到的是一首《飛鳥與魚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柄劍。

    太光的朋友“一條街”,聽到的是一首《江南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把琵琶。

    太光的朋友簫簫,聽到的是一首《綻放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團紫色的火。

    太光的朋友阿慫,聽到的是一首《我是一只小小鳥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只小鳥。

    菲無常的朋友燕陽,聽到的是一首《蘇三說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副枷鎖。

    菲無常的朋友司馬王,聽到的是一首《一天到晚游泳的魚》,憑空拿到的是一個木魚。

    菲無常的朋友小樂,聽到的是一首《夕陽之歌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顆火龍珠。

    菲無常的朋友鬼馬,聽到的是一首《一場游戲一場夢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根繩子。

    菲無常的朋友申暢懷,聽到的是一首《獨角戲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根犀牛角。

    命硬交響曲俱樂部二隊的十位成員也各有收獲:

    老大方恨少,聽到的是一首《分手總要在雨天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片蓮葉。

    老二李忽悠,聽到的是一首《哪有一天不想你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把刀。

    老三龍收,聽到的是一首《我和我追逐的夢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支拐杖。

    老四黎離,聽到的是一首《滴汗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張小毛巾。

    老五曹殊芳,聽到的是一首《流浪歌手的情人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根小樹枝。

    老六王白飛沙,聽到的是一首《沒離開過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顆水晶。

    老七黃漫,聽到的是一首《無地自容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面鏡子。

    老八西門晚,聽到的是一首《空谷幽蘭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朵蘭花。

    老九孟明月,聽到的是一首《喜歡你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蒲團。

    老十曾回,聽到的是一首《原來你什么都不想要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把小鐵錘。

    泰立依,聽到的是一首《這是愛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小木船。

    米無窮,聽到的是一首《電臺情歌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收音機。

    菲無常,聽到的是一首《天空》,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翡翠。

    太光,左耳聽到的是一首《石頭記》,左手憑空拿到的是一顆石頭。右耳聽到的是一首《光陰的故事》,右手憑空拿到的是的一個日月玉環。

    她看到眾人手上均是一件東西,不禁楞住了,她望向白院長。白院長笑了,道:“你是不是同時聽到了兩首歌?”太光點頭。白院長道:“聽到兩首歌,自然是會有兩樣東西。你都留下?!?br/>
    而白院長自己憑空拿到的是一個小棺材,他把手中的小棺材遞給太光,道:“你要是遇到蔡爽靈,你把這個小棺材送給他,告訴他,我聽到的歌是《總有一天等到你》?!?br/>
    太光點頭,接下小小棺材。眾人愕然,這首歌和這副棺材,真是絕配呀。

    白院長對大伙道:“各位,你們手中的東西,都是你們站在這片神奇的七彩沙灘上,聽著遠處的海浪聲音,跟隨你們心中響起的那首歌,從心靈深處化虛為實而形成的。你們好好地保留它,每天有空的時候,跟它好好聊聊天,相信它會成為你們一生的小伙伴,很有用的那種小伙伴?!?br/>
    言罷,他向空中一揮手,所有人手中的東西,全都化作一道光,消失在他們的耳朵之中。太光關注地望向簫簫耳中消失的那團紫色的火,道:“簫簫,這團火沒事吧?”

    簫簫道:“沒事,沒有什么溫度?!?br/>
    白院長道對著遠處大海一揮,那片大海立即消失不見,而各人腳下的七彩海沙也同時消失。白院長望向眾人,道:“生命之園的三個景區都走完了,相信大家對于生命,有了更多的感受。 請大家跟我前行,到我們學院的階梯禮堂,那兒有咱們學院二十來個高年級專業班學生,他們將給大家做些小表演,你們與他們也可以交流交流?!?br/>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蒼龍大陸第一王朝乃龍冠王朝,其帝都定在龍都。

    龍都的朝陽大街中段,正是名動天下的七皇叔端昊王爺的端王府。其不遠處,正是龍冠王朝的皇宮。

    此時將近黃昏,街上行人漸少。端王府大門大開,流晴、流明二人守在門邊,流明順著長街望向西邊,道:“晴姐,你說,今晚小郡主會不會跟蔡小哥兒討一只劍舞鳳凰?”

    流明笑了,道:“小郡主可機靈著呢,她有的是辦法?!彼蚋?,笑道:“說曹操,曹操就到。小郡主來了?!敝患桓鍪歡甑男∨⑴芄?,遠遠地就叫道:“晴姑姑,明姑姑,心海叔叔快到了吧?”

    但見她身著小紅衣,端的是粉妝玉琢,十分可愛。那雙大眼睛十分靈動,小臉白里透紅,還有兩個小酒窩,讓人恨不得上前輕輕捏捏她的小臉。

    這個可愛的小姑娘不是別人,正是七皇叔長子端源的掌上明珠端玉英小郡主。

    流晴一把抱起她,道:“小郡主呀,你找心海叔叔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小郡主一本正經地道:“我要跟心海叔叔好好聊聊,讓他幫我跟蔡叔叔說句好話,我要拜蔡叔叔為師?!?br/>
    流晴和流明楞住了,流晴道:“我的小祖宗呀,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呀,你平時不是不喜歡修習武道嗎?”

    小郡主搖頭道:“晴姑姑,不是這樣的。我不是不喜歡修習武道,我只是不喜歡那些古板的老師。我喜歡蔡叔叔這樣的?!?br/>
    流明逗她,問道:“你還沒見到蔡叔叔,你怎么就知道他是什么樣的?”

    小郡主甜甜一笑,道“蔡叔叔到了他也會這么問的,我回答的時候,兩位姑姑一聽就知道了?!?br/>
    流晴和流明只有嘆服,流明道:“你可真行,連話都要節省來說?!?br/>
    小郡主突然指向西街,叫道:“我看到心海叔叔了,他騎著馬帶著好幾個人過來了?!繃髑緦髏魍?,可不是嘛,來的正是陳心海、蔡爽靈等人。

    “心海叔叔,蔡師父,我在這里等你們好久了?!斃】ぶ鶻械?。

    流晴急忙道:“小祖宗,先別叫。要是人家不收你當徒弟,到時你的臉怎么掛呀?”

    小郡主扮了個鬼臉,道:“晴姑姑,我不會失敗的。你快放我下來,我要開始行動了?!?br/>
    遠方,陳心海很清楚地聽到了小郡主的呼叫,馬上回道:“小郡主,心海叔叔在這呢?!彼羌涌燜俁?,不一會兒就到了。他還沒來得及下馬,小郡主已經跳向他懷里,他急忙把小郡主抱住,笑道:“小郡主,你的身法,比起兩年前進步不少呀,個子也長高了不少?!?br/>
    小郡主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“心海叔叔,我想拜蔡叔叔作師父,你要幫幫我?!?br/>
    陳心海也低聲道:“好呀。你跟爺爺說了嗎?”

    小郡主說:“你和蔡叔叔同意了就行?!?br/>
    陳心海扭頭對身后的蔡爽靈道:“蔡兄弟,我這侄女想拜你為師呀?!斃】ぶ饕凰笱劬σ餐蠆趟?,然后她說了一句震驚所有人的話:“蔡叔叔,我想拜你作師父。我父親現在馬上就沒命了,師父,你能帶著心海叔叔和所有叔叔,一起去救我父親嗎?我父親現在在城外的梅花觀,很危險?!彼∽煲槐?,將哭欲哭,委屈地道:“我勸過爺爺和父親,說梅花觀很危險,可是爺爺不相信我說的話,半個多時辰前還是派了父親去梅花觀辦事?!?br/>
    蔡爽靈趨前兩步,手指點在她眉心,面色立即變了,扭頭對流晴道:“流晴姐姐,麻煩你通知一下七皇叔,我們帶著小郡主去梅花觀救人?!比緩笏映灤暮J擲銼鸚】ぶ?,對流明道:“流明姐姐,你去過梅花觀嗎?”

    流明點頭,道:“我帶路?!?br/>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梅花觀,宴堂內燈火通明,二十余人已坐上席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的是一個仙風道骨的中年長須道人,正是梅花觀觀主西梅真人。

    坐在主賓位的是一位錦服玉衣的中年貴仕,正是七皇叔端昊王爺大公子,端滄海王爺。他身旁的位子,坐的是他帶來的四個人,三男一女。

    坐在西梅真人另一側的,是一個白發長者,雙目深陷,眼神冷漠。

    其他位子上,坐的都是梅花觀其他人,約有十七八人。

    端滄海對西梅真人低聲道:“觀主,這一次前來,是有要事相商,何必如此隆重?”

    西梅真人道:“王爺,這是我第一次在梅花觀宴請您,當然要隆重一些。席上不談正事,晚宴之后咱們二人再單獨喝茶細聊?!彼似鵓票?,站起來,道:“今日難得滄海王爺光臨本觀作客,貧道準備了本觀最好的十二品梅花勝雪酒。正所謂‘朋友來了有好酒,人生難得幾回醉’。貧道起頭帶三杯酒,第一杯,祝滄海王爺壽與天齊?!?br/>
    所有人都站起身,端起酒杯。端滄海酒杯將將沾唇,屋外傳來一聲冷笑:“朋友來了有好酒,好酒來了有高手!”

    端滄海一楞,停下酒杯。

    西梅真人反應極為神速,冷哼一聲道:“來者何人?”他的話還沒出口,手中的酒杯已彈射而去,射向屋外飛撲過來的幾道身影之中最當先之人。那杯中美酒,已化作一道晶瑩剔透的水線。

    這個酒杯和這道水線,威力極其驚人,端滄海心中一驚,這個西梅真人的修為已經不弱于自己,看那架勢,他是要把沖到最前的那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一舉擊斃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白須老者,出手雖慢,但他彈出那一道青灰色物件卻后發先至,那物件見風即化,化作一柄刀刃藍汪汪的小刀,讓人心魄動搖。

    端滄海心中更驚,此人修為更高,而且一出手就是一道頂階輪回兵。更可怕的是,他也是擊向那年輕人??囪?,西梅真人和白須長者,不打算讓這年輕人再說一個字了。端滄海不禁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果然,西梅真人手掌一翻,拍向端滄海。同時,他雙目一寒,兩道寒光從眼中射出,直襲而來。那兩道寒光,居然是高階輪回兵,西梅真人的成名利器“雪魄雙珠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砸出手中酒杯,真刀真槍干了起來。

    最慘的是坐在端滄海身邊的何如劍,他乃端滄海的心腹,他剛攻向西梅真人,突然感覺肋間一辣,卻是被坐在他身邊的好友呂修全捅了一刀。更恐怖的是,那柄刀焚出毒火,直接從他體內燃起。他哀嚎倒地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cba四川队赛程 www.sodjiw.tw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