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秀玲在深圳待了兩天就要回去,林豐生想留她多玩幾天,郭秀玲心里惦記著東海的生意和家里的老人孩子,怎么也不肯再多待。林豐生沒有辦法,只能買了票,把人送上火車。

    郭秀玲走時,將照片留給了林豐生。

    郭秀玲說:“既然你要查個清楚給我一個說法,這照片你拿著吧?!?br/>
    林豐生心里卻犯了難,阿碧平時并沒有任何異常表現,如果他拿著照片去問,是她也就算了,以后不來往就是。如果不是阿碧寄的照片,以后兩個人再見面就要尷尬了。

    “秀玲你放心,以后我會注意的,不會再隨便和別的女人合影?!?br/>
    郭秀玲回到東海,日子又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這天晚上,苗玉英把林姝哄睡,叫住了準備上樓睡覺的郭秀玲。

    “秀玲,媽有話想和你說?!?br/>
    郭秀玲轉身又回到客廳:“媽,什么事???”

    苗玉英坐到她旁邊,說:“秀玲,從你走我就開始想,你這樣老是和豐生兩地分居也不是辦法。我想了這么多天,我還是覺著,深圳的生意要是不錯,不如你也去吧?!?br/>
    “媽,你真是這樣想的?”郭秀玲問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人不在一起,我心里總覺得有點什么。按理說豐生是我兒子,你是兒媳婦,什么事我都該站在豐生那邊,但是秀玲你放心,如果豐生真的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不管他怎么說,我都站你這邊?!?br/>
    郭秀玲攪了攪手指,想了一會兒說:“媽,這事我考慮考慮,也要和豐生商量一下。只是我如果真的去了,就要你一個人在家帶兩個孩子,太累了?!?br/>
    “只要你們能過得好,我辛苦點沒關系。再說了,帶孩子哪里就辛苦了,婧婧什么事都能自理了,小姝兒也聽話,再有一年多就能上幼兒園了,我也就是做做飯洗洗衣服,不辛苦?!泵纈裼⒊こ雋艘豢諂?,“好啦,你上樓去吧,我先睡覺去了?!?br/>
    郭秀玲回到二樓臥室,躺在床上思索苗玉英剛才說的話。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去深圳,可是水晶市場的生意還不錯,一個月最少也有一兩萬的收入,比起當下的工資水平高出太多了,而且不用按時按點上班,自由度很高,郭秀玲很喜歡這樣的生活。

    深圳那邊的生意,看賬本很不錯,一個月營業額穩定在五萬以上,利潤率也可以。但是深圳的消費水平高,林豐生租一個單間要三千多塊錢,她去了,就得重新租房子,又要產生額外的開銷。

    這樣里外一算,收入就不怎么可觀了。郭秀玲沒和林豐生提,她自己決定,暫時還是不去深圳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郭秀玲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苗玉英,苗玉英也沒再勸她,只說他們兩口子的事,還是他們自己決定。

    花開兩朵,各表一枝。再說林豐生,雖然他沒有去問阿碧,那些照片是不是她寄的,但是對阿碧兩口子還是越發的疏遠了。

    以前阿碧老公經常找林豐生吃飯聊天,有時候阿碧也會來找林豐生,單獨邀他晚上下班一起喝一杯聊聊天說說話。現在不管是阿碧老公還是阿碧本人約吃飯,林豐生都推脫不去了。

    一次兩次阿碧老公還沒覺得有什么,次數多了,阿碧老公心里泛起了嘀咕,他也沒直接找林豐生問,而是請賈仕仁打聽。

    賈仕仁約林豐生下班一起去吃飯,林豐生問他幾個人,賈仕仁說就他們兩個,林豐生不疑有他,爽快的答應了。

    兩人去了羅湖商業城不遠的一條巷子里的川菜館,賈仕仁不能吃辣,卻偏愛吃川菜,每次都是一邊哈著氣一邊吃。

    兩杯酒下肚,賈仕仁提起話頭:“林哥,好久沒和阿碧他們一起吃飯了,我準備過兩天約個局,你也一起??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你們聚就行?!繃址嶸胍裁幌刖途芫?。

    賈仕仁皺了皺眉,說道:“林哥,怎么回事啊,嫂子來一趟,你就不和我們玩了。是嫂子說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這回事啊,”林豐生解釋道,“不關我媳婦的事。我這個人,不太喜歡人多吵鬧,以前想著大家都是一起做生意的,你們叫我我也不好意思拒絕,現在大家都熟了,也就不在乎這些了?!?br/>
    賈仕仁覺得鋪墊的差不多了,就試探性的問道:“林哥,我可不可以問你個問題?”

    “我就說你小子今天怎么想起來約我吃飯?!繃址嶸噶酥訃質巳?,笑著說道,“說吧,想問什么問題?!?br/>
    “林哥那我就說了,”賈仕仁端起酒杯和林豐生碰了一下,“今天阿碧老公來找我聊天,說他幾次約你吃飯你都沒有去,他不好意思直接問你,就讓我幫他問問,是不是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對,得罪你了?!?br/>
    “呵呵,沒有的事沒有的事,”林豐生連連否認,“真的是好我都有事?!?br/>
    “真的乜?”賈仕仁又問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真的?!?br/>
    林豐生不好把照片的事告訴賈仕仁,除了否認的話再不說別的。

    賈仕仁也就不再追問,另說起了別的話題,“林哥,你知道我家是賣壽山石的,我覺得這種石頭漂亮,又容易雕刻,主要價格也便宜。我店里存了很多大件的雕刻件擺件,雖然不值多少錢,但是比起小吊墜之類的,是太難賣了。你給點意見,我要不要調整一下方向,專賣小件呢?”

    “經營問題我不太好多說的?!繃址嶸檔?,“我給你說一下我做生意的理念吧?!?br/>
    “嗯嗯,林哥你說?!?br/>
    “我做生意的理念,受我媳婦和岳父的影響,做中高端產品,不管大件小件,只要是精品就行。

    我始終堅信一件事:有什么樣的產品,就會有什么樣的客戶,低端產品只能對口低端的客戶。

    我們這一行,其實也和賣古董差不多意思,說三年不開張,開張吃三年可能有點言過其實,但真的沒必要追求‘開張’,利潤率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有時候兩三天不開張,阿玲就著急,她是服務員,她拿工資提成,她著急是正常的。我就不著急,我的貨這么好,怎么可能會沒人喜歡呢?只不過是喜歡它的人,出現的早晚不一定?!?br/>
    賈仕仁沖林豐生豎了豎大拇指,“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,林哥,聽了你這一番話,我好像頓悟了?!?br/>
    “哈哈哈,哪有這么夸張,不過是我個人的想法?!?br/>
    不管林豐生怎么謙虛,賈仕仁聽進了林豐生的話,進貨只進精品,大的雕刻件也不怕壓貨壓時間長。幾年后,賈仕仁離開深圳,回到浙江諸暨老家繼續經營壽山石。

    彼時央視熱播節目《中國壽山石》帶動了壽山石價格的上漲,此后兩年時間,壽山石價格總共漲了十倍之多,而賈仕仁手中的精品壽山石,價格就翻的更多了。

cba四川队赛程 www.sodjiw.tw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