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四川队赛程 > 科幻小說 > 龍回都市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剎那永恒,須臾劍落
    “我借這滿城風雨,能否與你一戰!”

    一句蕩氣回腸的話,讓整個軒轅城的人,都變得異常震撼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軒轅老祖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出現,就足以讓現場所有人震撼。

    畢竟,誰都不知道,這軒轅城還有這種實力。

    就連當年的老祖,都還留存于世。

    然而,老祖的出現,卻被一個后來者挑戰,那個近代天才,借著滿城的風雨,揚言要與之一戰。

    天上的雨水在不斷往下落,可是但凡是來到這個軒轅城的范圍內,便會化作一柄柄利劍,直指軒轅老祖。

    軒轅靖望著虛空中漂浮的難以計量的劍,心中已經徹底被失望掩蓋,畢竟,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他已經遠遠不是云飛揚的對手了。

    凡人看見原本比自己貧窮的人突然變得比自己富有,心中難免會出現不平衡的不甘心情。

    修煉者同樣是人,看著一個后生晚輩在實力上超越了自己,軒轅靖同樣頗為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是,卻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就憑這風雨凝聚而成的劍,他就明白,自己在短時間內,肯定不會超過對方。

    而且他們之間的差距,還會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軒轅老祖看見這個場景,同樣也是一驚,空中那道虛影緩緩消散,取而代之的,是無數利劍所指的方向,出現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不在是化身,他真身出現在此處,便已經說明自己對云飛揚的認可。

    陳炎看著現場,也是驚訝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自己師傅很厲害,實力必定達到一般大長老的境界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想到,對方軒轅老祖,竟然也半點不虛,他那氣慣長虹的氣勢,足夠碾壓無數人。

    這僅僅只是兩具化身的融合,沒想到,竟然都有這個實力。

    難怪,難怪師傅會一路北上,前來挑戰這個家大業大的軒轅城。

    按照現在的情況,誰勝誰負,還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剛才,你分明被我擊傷,為什么還能越戰越勇?”

    軒轅老祖聲音如同悶雷一般,在空中不斷傳遞回蕩。

    那雙如同利劍一般的目光,直指云飛揚,似乎想要將他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如何努力,縱使自認修為遠超云飛揚,卻依舊不能將對方看透。

    按照他多年來的經驗,就算是有功法能夠讓他們越戰越勇,卻也不可能效果這么好。

    如果什么傷都能夠恢復,那豈不是逆天了?

    可惜,云飛揚并沒有回應對方,手中那柄名為須臾的利劍指著軒轅老祖,整個地方,萬劍瞬間攻擊對方而去。

    根本就沒有半點遲疑,攻伐不僅僅凌厲,而且頗為果斷。

    滿天劍雨猶如一掛星河,威力不僅驚人,甚至讓人看著都覺得震撼無比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在就懷疑,如果這一擊的攻擊對像不是軒轅老祖,而是整個軒轅城,只怕偌大的一個城,都難以抵擋這等攻擊吧。

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一聲冷哼響起,軒轅老祖身影一晃,手掌輕抬,一道光幕擋在他的近前。

    無數劍雨瘋狂攻擊著軒轅老祖,金石相擊的巨大轟鳴聲讓現場所有觀戰人都忍不住捂著耳朵。

    高手交戰,一瞬間便是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云飛揚的攻擊雖然強橫,可卻始終無法攻破軒轅老祖的防御,再這樣下去,毫無疑問他會敗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感覺大局已定的情況下,耳畔邊,突然吹來一陣狂風呼嘯聲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有人驚訝不已,目光看向上方,軒轅老祖身前的那道光幕,竟然已經出現裂痕了。

    而軒轅老祖本人,同樣也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滿城風雨,雨為形,風為意,真正的殺招竟然是這個風?”

    此時發現這些,已經完全來不及了,軒轅老祖就算是想退,也來不及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抬起,對著無處不在的攻擊出手。

    一旁的云飛揚也在此刻,閃動著身形,瘋狂揮舞著長劍,向著軒轅老祖攻擊而來。

    即使是面對這么一個超級強者,他竟然依舊表現的一往無前。

    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電閃雷鳴搭配一擊過后,云飛揚已經再次回到原地,至于軒轅老祖,渾身上下竟然已經出現狼狽的情況。

    衣服破碎了不少,甚至就連左手,也在虛垂著。

    “老祖,竟然受傷了!”

    下方有人發出一聲驚呼,眼睛敏銳一點的人已經發現了異樣,那雙手上,竟然有血液在不斷垂落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不少人都震驚的看著現場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老祖可是他們軒轅城戰力最恐怖的存在,雖然比不上雪飄零那個等級的強者,可是在這條路上,卻已經走的很遠了。

    至少,太上長老這個等級的高手,在他手中會顯得很弱。

    然而,卻沒有想到,如今竟然被一個現代高手給攻擊受傷了。

    二人間的差距,按照道理來說,根本就不是一星半點才對。

    反觀云飛揚,身上同樣受了傷,可是卻在一道黑色光芒閃爍之后,又恢復了原狀。

    “我小看你了,沒想到一個晚輩,竟然都能成長至現在這個地步!”

    軒轅老祖眼神中兇光一閃,明顯變得有些惱怒。

    他算是自己那個年代最頂級的天才,如此羞辱,還真沒有遇到過。

    腳步輕輕一走,一柄長刀已經出現在手中,看得出來,他已經動怒了。

    云飛揚依舊不語,卻戰意昂然,須臾劍已經不斷閃爍著驚人光芒,他整個人更是向前走了幾步,渾身戰意更加高昂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剛才竟然還沒有使用全力?

    看著云飛揚實力在攀升,不少人心中再次一驚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想到,云飛揚竟然這么狂妄,和他們老祖交手,竟然都沒有施展出全力。

    這對他們來說,絕對是侮辱。

    “這是逆天七步,沒想到,我沉睡這么多年,竟然有人已經得到了這等功法,難怪你有這個膽子過來挑戰我!”

    “可惜,我們之間的差距,并非逆天七步能夠彌補的!”

    軒轅老祖沉聲笑了笑,下一刻,他整個人已經將氣勢提升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,手中長刀上,竟然有種隱隱的雷霆之聲。

    很明顯的,他已經吃的動怒了,被一個后生晚輩擊傷,是對他面子的極大侮辱。

    唯有鮮血,才能洗滌。

    反觀旁邊的云飛揚,竟然也在不斷提升自己的氣勢。

    逆天七步已經瘋狂的運轉起來,一開始眾人都還沒有太大的意外,可是直到他們看見云飛揚邁出第六步時,心中已經開始隱隱的替老祖擔憂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邁出一步,便是翻兩倍的戰力,他要是真的能夠邁出第七步,只怕勝負真的很難斷定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古往今來,古籍上記載的,還真沒有幾個人能夠邁出第七步。

    正在所有人都很緊張的時候,云飛揚的腳,已經又一次邁了出去。

    逆天七步的第七步,竟然被他毫無難度的踏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下,不僅僅是那群人了,就算是軒轅老祖,也徹底震驚了,看著云飛揚的眼神,完全變了。

    眼前這人,毫無意外的變成了棘手的對手。

    他的所有輕視,也在這一刻,徹底被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眼前這人,需要他全力應對。

    “戰!”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吼聲從云飛揚的嘴里迸發而出,借著,他整個人更是瞬間沖向軒轅老祖。

    一時間,此地劍氣激蕩,刀芒縱橫。

    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廝殺,天上雷云被轟散后,又聚集。

    下方所有人都識趣的后退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,這個等級的高手交戰,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參合的。

    軒轅老祖畢竟是老牌強者,實力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就算是云飛揚已經施展了逆天七步,可是和他對戰,也沒有討到半點好處。

    幾個照面間,云飛揚便出現恐怖的傷痕,不過,值得慶幸的是,每次身受重傷,云飛揚都能恢復如初,并且更加強橫。

    能力強大到極致,所有人看見現場,都有一股難以置信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們實在想不明白,究竟是什么能力,竟然能夠讓云飛揚變成不死的小強。

    面對越戰越勇的云飛揚,軒轅老祖卻有些失去了開始的淡定。

    他本身的攻擊不弱,就算是同等級的高手,在面對他的攻擊時,都不敢硬撼,一旦被攻擊中,就算不死,也得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可是來到云飛揚這兒,不知為何,情況卻徹底變了。

    他完全沒有想明白,為什么自己的攻擊在對方身上,不能奏效?

    這個情況也導致了,云飛揚能夠肆無忌憚的發動攻擊,渾身上下,只有攻擊,沒有防守,甚至還越戰越勇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今天還不能殺了你!”

    軒轅老祖再次舉刀,一道恐怖刀芒帶著凌厲而又玄奧的攻擊,劈向云飛揚的大腦。

    任何人,就算是修煉者,實力達到了他這個等級,在大腦出問題之后,也無法繼續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還真不信,對方依舊能夠不死。

    轟……

    這道攻擊軒轅老祖明顯是蓄謀已久,云飛揚雖然一劍劈在刀芒上,卻沒有能夠抵擋,整個人從頭部開始,被當場轟擊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師傅!”陳炎看著現場,整個人竟然忍不住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如今的云飛揚,按照道理來說,不算真正的云飛揚。

    可是根據他得到的消息,在神魄三分的時候,一旦某一具化身出了問題,其余化身都會受到極為恐怖的反噬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便是跌落萬丈深淵,永無出頭之日。

    而如今,云飛揚被徹底擊碎,如同瓷器一般只怕再難向先前那般愈合。

    即使是軒轅老祖,態度和陳炎一樣,感覺云飛揚至少已經沒有機會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刻,異變突生,一場突如其來的變化,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云飛揚的身體,如同冥冥之中,有一股力量在牽引一般,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,迅速聚集在一起,傷痕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這……未免也太夸張了吧!

    都已經這樣了,為什么還沒有死?

    不少人驚恐的看著現場,眼神之中,充滿了不甘心。

    直到云飛揚再次完整出現在世人眼前,渾身氣勢大漲,他們才徹底相信了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軒轅世家的所有人,不禁在心中生出一抹擔憂,按照這個劇情發展下去,老祖還能贏嗎?

    “戰!”

    一聲怒吼,云飛揚帶著一往無前的劍招,再次沖向軒轅老祖。

    這次,軒轅老祖的內心有些動搖了,這是一個很不好的情況,他越戰,消耗越大。

    而對方呢,卻越戰越勇。

    真的繼續交戰,只怕他今天還真有可能栽在這人手中。

    一刀橫空,這一次,軒轅老祖的攻擊更加兇猛狂暴,如同天上銀河墜落,狠狠砸在云飛揚身上。

    這一次,云飛揚再次被擊殺的四分五裂,而軒轅老祖也沒有閑著,瘋狂補刀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他如何補刀,云飛揚依舊于破滅中再次復蘇,手中須臾劍綻放著燦爛奪目的光芒,攻擊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大戰之下,軒轅老祖更是徹底怕了,他手中狂暴無比的霸刀絲毫都沒有再露出一絲恐怖氣息,神情,甚至已經露出了畏懼。

    “剎那永恒,須臾劍落!”

    一聲驚天響聲響起,手中須臾劍飛快飛出,似乎能夠貫穿歷史長河,似乎能夠洞穿世間一切。

    剎那既永恒,轉眼間,他整個人已經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現時,已經是在軒轅老祖身后。

    背對軒轅老祖,長袍風中搖曳,定睛一看,老祖他,竟然左臂已經不見。

    當所有人反應過來時,全都忍不住長長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不管今日戰局如何,就憑現在的情況,云飛揚的地位,便能再上升一個層面。

    他如今,已經是年輕一輩的超級天才。

    此戰過后,沒有頂級戰力的大佬,根本沒有人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云家,當年將他逐出了宗門,如今,整個云家都會因為云飛揚而再被世人記一千年。

    有的人,因為家族強大而名揚天下。

    有的家族,因為一個人而名垂千古。

    只怕云家,會因為云飛揚的存在,輝煌無比。

    軒轅老祖表情已經徹底凝固,眼神之中,充滿了畏懼,不甘心的轉身望向云飛揚。

    “剎那永恒,你……你難道是當年那位絕世劍仙?”

    “是了,一定是這樣的,不然,你為什么會得到須臾劍的承認?”

    軒轅老祖神情驚慌,接連后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下方眾人聽到這話,一個個全都好奇的看著上方,他們有些搞不明白老祖剛才的話。

    “剎那永恒,這似乎是一記失落的劍招?!?br/>
    突然,人群中有人眼睛一亮,突然想到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在上古時,有一絕世高手,手持須臾劍,便是施展出一招冠絕古今的劍招,便是剎那永恒!”

    “聽聞,那一招,甚至能夠讓時間停滯,眾生輪回!”

    “有這么夸張嗎?”不少人急忙詢問,感覺對方說的未免太夸張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傳說,夸張與否不得而知,不過當初那人施展此劍招之后,便當場斃命,留下的,僅僅只有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!”

    傳說真假與否,現場無數人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不過,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至少,軒轅老祖的情況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當年的那一記劍招被人施展而出,練至大成,往前推演一萬年,往后的一萬年,只怕無人能敵。

    云飛揚并未說話,再次舉起手中須臾劍,身形一閃,準備再度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道友,你之所以能夠勝我,無非就是仗著兵器之利。即使你最后戰勝,我卻不服!”

    云飛揚聽到這話,難得停住腳步,目光望了對方一眼,接著,將手中長劍一扔,立在城頭。

    手在虛空一招,瞬間化作劍指道“我借這四方天地大勢,可否與你一戰?”

    話落,一股寒風呼呼吹來,夾帶著一片樹葉,一粒沙,一滴雨,一簇火,一片碎劍,在他手上凝聚成一柄長劍。

    “修道年來五百秋,不曾飛劍取人頭!”

    “天地劍起!”

    與之前不同,此次,云飛揚速度極慢,幾乎成普通人散步狀。

    可是,一舉一動間,卻讓軒轅老祖心生恐懼。

    他感覺自己面對的,并非一個人,而是山川大海,森林火獄,這一劍,哪里是什么劍,分明就是一方世界的碾壓!

    即使他強行運轉真氣,卻也沒有能夠抵抗住這恐怖一擊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一口鮮血噴涌,他如同天上墜落的隕石,狠狠的砸在地面,已經徹底氣絕。

    一代強者,代表著大周界最頂尖的戰力,竟然在這一刻,被擊殺了。

    這,恐怕才是真正的強者吧,對方讓他不用武器,他便不用,可是結局,卻依舊沒有改變。

    整個大周界,云飛揚的名聲只怕用不了多久,便會徹底響徹云霄。

    整個軒轅城,哀嚎聲此起彼伏,幾乎所有的人,都沒有想到,事情竟然會向著這個方向發展。

    他們的老祖死了,軒轅城的底蘊,徹底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未來又該如何度過?

    接下來大周界必定會陷入異?;炻業牡夭?,到時候,軒轅城又該如何?

    云飛揚沒有理會下方眾人,目光一掃之后,隨意在空中一招。

    頓時,數道光芒在空中出現,落入這群人中,擊殺了幾個人軒轅城的重要角色之后,他才緩緩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這一日,消息便已經傳遍了大周界,無數人都在感嘆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想到,云飛揚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這人,招惹不得,只怕真正實力,和雪飄零和道一他們比起來,都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

cba四川队赛程 www.sodjiw.tw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