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道山的東南方向,不知何時,竟然飛來了一片黑色的魔云,這黑色魔云氣息比之不朽神主還要強上幾分,數個呼吸之后,這片魔云已經來到了四淵主的身旁。

    待到這片魔云顯化出人身以后,金瑩等人的臉色皆是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只見這道人影身高七尺,身穿一身奇黑無比的長袍,須發皆是黑色,臉色冷漠,他就這般負手站在空中,如同看螻蟻一般,俯視著下方比武臺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這個年紀看起來不足五十歲的男子,正是無極深淵的大淵主,神秘無比的墨淵。

    墨淵此人很少在人前露面,很多人只知道他是虛無天界和金瑩、不朽神主齊名的強者,至于他究竟長什么樣子,也只有金瑩這些大佬級別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的露面,算是墨淵真正意義上的在人前露面,因此很多人都十分好奇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沈羽此時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,因為他發現,墨淵的修為竟然是大羅金仙境初期,而不是傳說中的混元太乙金仙,不過他這個大羅金仙應該是突破沒多久。

    墨淵那陰惻惻的目光從比武臺上的金瑩等人身上掃過,最后定格在了不朽神主身上,淡淡的笑道:“不朽師弟,你似乎很著急要見到我??!”

    墨淵的年紀要比不朽神主大不少,以前二人關系尚可,也一同參加過第十屆茶道會,因此在私下里,墨淵一直都稱呼不朽神主為師弟。

    不朽神主冷笑一聲道:“是??!我很想看看你這個虛無天界的叛逆!”

    對于不朽神主的話,墨淵卻是一點都不在意,更是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但是金瑩卻在這個時候,猛然回過神來,失聲道:“墨淵,你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?”

    不怪金瑩吃驚,如今論道山方圓百里的范圍內,都已經被禁錮大陣封閉,沒有他們幾人的命令,大陣之內的人出不去,外人也絕對進不來。

    可不要小看了這禁錮大陣,為了布下這個大陣,四大勢力花費了海量的資源,更是每個門派派出了一名混元太乙金仙境中期鎮守一個陣腳。

    不客氣的說,混元太乙金仙境圓滿想要進入這大陣之中,也得花費最少一天一夜的時間才能將之攻破,大羅金仙境沒有一個時辰,也休想進來。

    可是墨淵剛剛明明是從大陣之外進來的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墨淵卻是淡淡一笑道:“金瑩宮主這么吃驚,不如去問問不朽師弟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墨淵的話,直接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,即便是沈羽也不例外,幾乎是在同時,比武臺上的數萬道驚訝的目光齊刷刷的轉到了不朽神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異變陡然升起,在金瑩將目光轉到身旁的不朽神主的一剎那,不朽神主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一掌打在了金瑩的身上,連帶受到攻擊的還有冥九幽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金瑩和冥九幽的身體幾乎是在眨眼之間,便倒飛出去了數百米之遠,然后狠狠跌落在了地上,二人同時吐出一口鮮血,然后滿是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不朽神主。

    “不朽,你……竟然背叛!”

    金瑩穩住身形,然后憤怒的抬起頭,看向了臉上掛著戲謔笑容的不朽神主。

    不朽神主冷笑道:“呵呵,自然是我放進來,你忘了嗎?東南方向是我不朽門鎮守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嗤!”

    金瑩心中一怒,又是一口鮮血吐出,與此同時,天空中也傳來了一道道慘叫之聲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凄厲的慘叫聲響起,只見天空中的不朽門門人,竟然突然對冥河殿、廣寒宮和妖圣王朝的高手發起了攻擊,一時之間,三方的高手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不朽門的人竟然會對他們出手,因此他們并未有任何警覺,以致于一輪偷襲下來,三大勢力有超過一半的人深受重傷,喪失了戰斗力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快退!”

    龍不凡的反應倒是極快,眼見不朽門的人對三大勢力的人發起了攻擊,立刻力喝了一聲。

    龍不凡的一聲力喝,也驚醒了空中的三大勢力強者,他們紛紛往比武臺上逃竄而來。

    似乎是目的達成了,眼見三大勢力的人逃竄,不朽門的人倒是沒有繼續追殺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不朽門的人怎么突然對三大勢力的人出手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朽門的人叛變了?這……這怎么可能呢?不朽門可是我們虛無天界的第一大勢力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沒看到眼前的情況嗎?除了叛變,還有其他的理由可以解釋嗎?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連不朽門都叛變了,這場戰爭還要如何進行下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朽門的高手突然出手,打傷三大勢力的門人,這讓比武臺上的虛無天界瞬間面露頹廢和絕望之色,剛剛激起的士氣,也在剎那之間,泄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這時,不朽神主飛身來到了墨淵的身旁,不朽門的二百多名高手也和無極深淵的高手匯聚到了一起,五百多名高手就這般虎視眈眈的看著比武臺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門主,這……這到底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比武臺上的雪鳶,臉上帶著深深的失望,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天空中的不朽神主。

    李布衣則是木然的站在雪鳶的身邊,一時之間呆住了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顯然,他們二人對不朽門的謀劃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不朽神主面色冷然的看著這二人道:“布衣,雪鳶,這是宗門的決定,為了讓你們安心的參加茶道會,不引起這些人的懷疑,所以沒有事先告訴你們,好了,現在過來吧!”

    聽到不朽神主的話,這二人卻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動彈,這讓不朽神主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這時,金瑩卻在碧落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站起身,然后滿是不甘的看著不朽神主道:“真是沒想到,提供給我們情報的人,竟然才是隱藏最深的背叛者!

    我說為何你的情報中有不少漏洞,你這位虛無天界的第一人卻一味聲稱,情報沒有任何問題,原來你才是最大的內奸,呵呵,不朽神主,你騙得我們好慘!

    但是我不知道,你堂堂的虛無天界第一人,為何要投靠外域之人,甘愿做走狗?!?!--over-->

cba四川队赛程 www.sodjiw.tw 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